特别注意:关注新浪微博:小松小圆 或加QQ2051216465 随时获得最新地址

母亲去安慰刚离婚的公务员熟客反被搞怀孕,我陪她去打胎!

我家所在的城市比较独特,出了省外,绝大多数人都没听过我们这一个十八线小城市的名字。但因其某资源优势,城市人均收入一直是排全国前几的。但是基础建设是非常落后的,可以说是有钱你没地方花啊。
这样的环境也导致了我们这边整体风气的浮躁,黄和赌分外猖獗。而我父母所经营的生意,也算是打打擦边球了。
父母是开的,是专门靠别人吃公账的饭店。这种饭店,菜品如何不重要,通常连点菜都不需要,直接按标准给你上。很多时候一些菜都是怎么端上去,再怎么端下来,根本没人碰。
所以这些大小领导选择饭店的标准,就是看哪家有自己心仪的服务员。这些服务员自然清一色的都是姑娘,不过并不是直接卖的,只是陪吃陪喝,当然也有私下搞好了关系,你情我愿,带出去开房或是长期相好的。不过即使在店内,搂搂抱抱拍拍屁股什么的,我也早就习以为常了,只有母亲被人调戏的时候心里会感到异样。
话归原题,在这些服务员中,年纪小的,不过初、高中刚毕业,十六十八岁的年纪。都是从农村老家带出来的,每一两年便会换上一轮。但也有个别上了年纪的女人,她们通常是在当地已经待了很久,换过不少店干过。这样的女人,好处是有自己的熟客经常能带来生意,坏处是她们的男人有时会来闹事。
这里也刚好带出一件有趣的事情了,那就是基本上她们的老公都是知道她们是做这个的。有些是家中真的有难处,自己干活累死也没老婆干这些来钱多,对老婆实际上是心怀愧疚的。也有的男女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男的赌博女的卖,双方情人时常换,这样的当然最容易发生问题,我们家很少招。总体来说都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笑贫不笑娼,多赚点钱比啥都强。尤其记得其中一个阿姨对我很好,她和她老公也很和睦,她老公还每天早晚都会骑摩托车接送她。
如果你觉得这已经很荒谬了,那你真是少见多怪了。我们那还有一种很有意思的情况,就是某个很多男人在家带孩子,女人外出打工的地方来的人(避免地域黑,不说具体地名了),很多在我们那都攀上了相好的。而那个地方的女人则通常还会叫上自己的亲友、姐妹也叫过来,也给她们找相好的,而且有时候,她们相好的是和同一个人哦,姐妹共事一夫什么的,不稀奇的。
说完这些,我们那里发生什么,都可以见怪不怪了吧?那么介绍完了,下面就这次的主要故事:
我母亲本人年轻时是一个体态丰满、皮肤白净、长相豁达、性格大气的女人,情商高、说话会很挑逗人,因此慕名者不少。除了点名要见某某服务员的客人除外,一般来了客人会由她先带服务员进雅间,陪客人喝酒做乐把气氛搞好,等到差不多时自己再退出去接待别的客人。
我父亲大多时间都是在后厨忙活,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不缺女人玩和要靠这个生意赚钱的原因吧,大多时候不会对我母亲招呼客人这件事表达什么不满。只是遇到个别比较难缠的客人时,他会让那时还在上小学的我,去敲雅间的门。雅间的门总是会上锁的,加上那时候我也不懂,没有多加留意,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她们在里面陪客人的尺度到底是多大,这个真的只能靠推测和脑补了。若是我母亲比较快出来则没什么事,若是半天不出来他们通常事后就要吵架了。
而那一次就是遇到了特别难缠的一个人。那人是个公务员,原本不是我家的常客,是被某熟客带来的。我母亲做这生意本就免不了对人嘘寒问暖、套套近乎什么的,一般也没人傻到真当回事啊。可偏偏恰逢那人刚离异,我母亲稍加关怀,来我家的数次之后,他就喜欢上了我母亲。行为也越来越出格,搞的我父亲无法坐以待毙了。起初他应该是让我母亲自行解决,因为那段时间我母亲经常和那人一起出去。可谁也没想到,后来的一个平凡午后,我放学回店里吃饭,看到的是母亲抽泣和父亲怒不可遏的样子。他们看到我回来便消停了一些,后来父亲让我陪母亲出门。母亲打车带我到了一家私人诊所,听我母亲和女大夫的谈话,貌似是经常来往,具体对话已经记不得了。反正在很久以后,我懂了性方面的事情,结合那时候的记忆:我母亲当时说她做个小手术,要我在外面等等她,以及那个女大夫叮嘱的话,以及那个中午过后,我母亲身体虚弱不能干重活了好一段时间等等等等的事件,我知道了那时候我是去陪我母亲打胎去了。
而导致母亲怀胎的罪魁祸首稍加思索,也很容易就能得到答案。事情的后续,就是以我父亲闹的很凶,找了对方领导,然后我母亲又给那人介绍了一个老婆为结尾,和平解决。他二婚的时候我和母亲还去参加了婚礼,看的出应该是一时冲动内心有愧,从他二婚之后就没再见过那人和我们家来往过了。
至此这段简单的意外小事故就告一段落了。这次写的重点其实还是在介绍我们那的整体氛围和我的成长经历。回首往事不禁感叹父母的不易,和我们那里的荒谬。可能这就是塑造了我现有价值观的原因吧。

本站所有内容全部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您隐私的内容请留言给本站,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内删除相关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