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注意:关注新浪微博:小松小圆 或加QQ2051216465 随时获得最新地址

我放假回家,母亲在卫生间给男人口交

事情大概发生于12、13年夏天,我还在上学的时候。其实早先就知道我父母各自都有情人,08、09年的时候也因为母亲不太会用手机,看到过她和情人往来的撩骚信息。
当时我放假回家,午饭过后我爸出去打麻将了,而我就在自己的小屋里玩游戏。后来听到有人来我家造访,听声音是个男人时,我心里就已经开始警觉,认真的在听他们的对话内容,好分辨一下这个男人和我妈的关系。
听了一会儿,他们聊的都是打麻将的事情,我就没有再多想了,认认真真玩起了游戏。在打完一整局(CSOL,13小盘一大局,大概半小时是有了)伸懒腰的时候突然回过神来,家里不是有客人吗?怎么一点说话动静都没有?
心中起疑的我略微调低了音响声音,把耳朵贴在门上,听外面的动静。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我听到卫生间的位置,有女人口交时,特有的那种“巴兹巴兹”的口水声,当时脑子就立马炸了,根本感觉不出究竟是过了多长的时间,又传来了扎腰带时,金属扣的碰撞声和卫生间门开启的“嘎吱”声。
我急忙回到座椅上,又开启了新一盘的游戏。只听外面两人,似是此地无银、特意说给我听的一样,大声讲了几句玩笑话后,我妈拉开了我的房门,对我说叔叔那边三缺一,她去给人凑个场。我木讷的回答“好。”
待他们走后,立时冲到卫生间,去搜寻蛛丝马迹。最后在地面上找到几根散落的,男性部位特有的、卷曲粗黑的毛。不知道盯着看了多久、思维涣散了多久,我感受到脸颊已经因为我长时间无意识的邪笑而酸痛时。我才想起没有听到冲马桶的声音,快去检查垃圾桶。而垃圾桶是我爸出门时把垃圾带走,刚换过垃圾袋的。换过后我还上了一次小便,看过里面没有任何纸。可是在这经历过儿子放假在家,妈妈给找上门的情人舔鸡巴后的卫生间中,垃圾桶仍然是没有任何纸张的!
也就是说,儿子放假在家,妨碍了母亲和情人幽会。当母亲的情人找上门时,不知道他们是经过了怎样一番激烈的调情后,在卫生间内,我母亲给压抑不住冲动的情人舔了鸡巴,并且射在了自己口中!然后才出去开房。
想通这一切的我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立刻去找妈妈的丝袜内裤释放一番!这一找才发现,检查卫生间时,我没有检查过洗衣机上的待洗衣物盆,从中找到一条母亲的内裤,中央位置还有很小一块水迹,而且那条内裤的味道之重,是我闻过母亲内裤中前所未有的重,显然是刚刚换下来的……

本站所有内容全部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您隐私的内容请留言给本站,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内删除相关内容!